明升体育m88手机版

台海局势:关于武统若干问题的分析_风闻

分类:明升体育m88手机版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发布:2021-11-04 20:34
html模版台海局势:关于武统若干问题的分析_风闻

常凯申

最近辛亥革命110周年,台海双方都围绕两岸关系展开论述,实质是在向对岸隔空喊话,可以看出双方的政治诉求差距越来越大,台湾会利用中美对抗的形势,加速与大陆的脱钩,并加剧法理“台独”的进程,谋求得到西方更多的支援。

在这种情况下,两岸是否会武统,武统条件是否成熟,以及武统有什么风险,成为人们普遍关心的问题,本文试做分析。

一、和平统一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当初支持两岸统一的人普遍认为,只要台海两岸人民如果实现三通,经济上连为一体,那么政治统一就水到渠成了,1992年台湾当局制订的“国统纲领”是这么规划的,这也是“叶九条”、“江八点”的思考出发点。但是实际走过来看,两岸关系出现经济越走越近,人心越走越远的悖论,越来越看不到和平统一希望。

1.统派力量在台湾逐渐式微。在2000年政党轮替之前,在台湾,主张两岸统一仍是最高级别的“政治正确”,虽然李登辉有一些让人大跌眼镜的讲话,但是台湾当局所有两岸关系论述中都是要追求终极统一的,并且以中国正统自居。

民进党上台之后,台湾急剧加速去中国化,最终在2008年陈水扁下台之前,从教育到法理上完成了台湾本土化的意识形态构建。马英九虽然骨子里是个中华主义者,但是缺乏政治魄力,为了选票,不敢破除当年民进党的“台独”意识形态。在马英九执政期间,虽然两岸交流达到空前密切,但是台湾社会仍旧在进一步“去中国化”,到他的第二次任期结束时,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定局。

现在台湾主张两岸一统的绝大多数是年老的二代“外省人”,我在台湾专门访问过一些“统派”机构,这些机构人员都是一些老年人,办公条件也很寒碜,与“本土派”团体人多、钱多,成员普遍年轻化的情况有天壤之别。

2.台湾年轻人对大陆的排斥感。在这里专门谈谈年轻人对大陆的看法,因为历史如果按照自然路径发展的话,主动权掌握在他们手里。我所认识的台湾年轻人,无论是身处台湾,还是海外,还是大陆,绝大多数都不认同自己是“中国人”,认为台湾是台湾,中国是中国。或许有的人很聪明,为了避免跟大陆人产生争执,口头上说自己是中国人,但内心仍然不会认可。

根据台湾“统派”媒体《天下》杂志(董事长殷允?为出生于西安的“外省人”)在2020年所做的调查,20-29岁年龄段的受访者中82.4%的认为自己是台湾人而不是中国人,认同是中国人的仅有4.6%;支持台湾独立的有58.5%,而支持统一的仅有7.8%,如果是“独派”媒体的调查,结果可能更严重。

3.国民党后继乏人,短期执政无望,未来可能彻底被边缘化。在台湾社会整体“去中国化”的情形下,由于国民党不放弃大中华主义的政治论述,因此,在年轻人中也没有市场。现在国民党有影响力的一些干将,基本还都是蒋经国时代吸纳的青年精英,此后,国民党在青年中再也没有号召力。现在看,国民党赢得2024年选举的可能性很小,如果输掉这场选举,势将进一步在被边缘化。国民党是两岸和平统一的唯一抓手,如果国民党垮掉了,就可以说两岸和平统一的桥梁不复存在。

4.台湾当局加剧“台独”走向。民进党二次执政以后,担忧两岸关系拉近的话,就再也骗不了民众的选票,不断推动与大陆的经济脱钩,大幅压缩两岸文化、教育交流,极力想切割台湾与大陆的一切关系,来抗拒统一。尤其是中美贸易战以来,民进党当局更是利用中国与西方关恶化的形式,在国际上推行“法理台独”,希望能够得到国际认可。大陆已经认识到,主张和平统一的美好愿望并不能争取台湾人心,民进党只会利用留给台湾的和平统一时间窗口,强化台海两岸的深度切割。

可以说,当前台海双方的政治公约数、不信任感缩小到1987年解严以来的最低点,而同时,两岸实力差距达到历史最高点,大陆业已形成对台绝对军事、经济优势,台湾经济占大陆的比重从最高峰的40%左右,目前已经跌落到目前的4.5%;军事上,台湾的唯一王牌??台湾海峡的制空权和制海权,早已完全掌握在解放军的手里。

在双方政治诉求差异越来越大,同时实力差距也不断扩大的情况下,未来台海局势也将发生巨大变化,台湾问题可能迎来七十年来“未有之大变局”,两岸统一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并且是武力统一。

在这里还要说一下,和平统一向来只能是台海双方一种美好愿景,而无法成为可操作性的路径,台湾问题与港澳有本质不同,无法借鉴港澳与祖国统一的模式。台湾问题本质是内战的延续,台湾地理上远离大陆,即使不跟大陆来往,也可以自给自足,不像港澳那样严重依赖于大陆。

即便是台湾有部分人想统一,这更多是出于民族情感上的,但是他们对大陆的制度有天然的不信任,他们认可的统一前提是:大陆“民主化”以及统一后实行联邦制。这显然都不是大陆方面可以接受的。所以,真的谈到和平统一的具体操作步骤方面,大陆跟台湾“统派”也是谈不拢的。

所以,虽然30多年来两岸高层往来频繁,经贸关系日益密切,甚至江苏、浙江、广东这样东南省份与台湾之间的互动要远远比中西部省份多得多,但是两岸的政治统一仍无任何进展。这说明和平统一只能作为在道德或价值上的美好愿景,但是在政治上无从操作落实。两岸关系最终结果只能是谁吃掉谁的问题,目前的分治形势只不过是势力均敌下的一种暂时状态,当力量发生根本改变时,一定会迎来统一。

二、武力统一台湾的可行性

接下来,本文想谈谈武统的可行性。很多人对于武统,其担忧往往出于三个方面:台湾是“民主社会”,也是中华文化正统(部分人的过时观点),武力统一台湾会不会从道义上说不过去?美国会不会武力介入,扩大台湾冲突规模?打下台湾后,会不会无法平稳管治,成为包袱?这三点也是从道义、政治、管理三个层面最需要关心的问题,本文观点如下。

1.“台独”与台湾社会的堕落,使得大陆日益占据“道统”优势。两蒋时代,国民党在台湾推行了几十年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又加上进行民主改革,台湾号称自己是中华文明的“新中原”,客观上讲,那时候的台湾的确是儒家文明社会的典范,使其不仅获得海外华人的支持,也博得很多大陆知识分子的好感。如果那时候大陆武力统一台湾,不仅在海外华人社会,在大陆内部遭到不少的反对声音。

台湾本土势力本是左翼组织,早期有反专制、求民主的进步一面,这也是中国大陆对台盟和早期民进党比较重视的原因,谢雪红晚年流亡大陆,陈水扁也在90年代初访问过北京。但是解严以后,尤其是2000年赢得执政以后,本土势力急剧堕落,既不民主也不进步,而是藉民主和反威权的名义,撕裂台湾社会,颠倒社会是非,大搞民粹主义。以是否是本土人,是否捍卫本土路线成为衡量社会是非的最高标准,这种狭隘的族群主义,与纳粹主义、种族主义、种姓主义并无根本区别。

“台独”导致这20多年来台湾社会道德沦丧,文明水平降低,也严重影响了台湾经济在东亚的竞争力。而另一方面,中国大陆社会文明发生很大进步,传统文化研究的地位也渐渐超过台湾,中国大陆在海外华人中的正统性逐渐超越台湾。台湾当局业已在全球华人社会已经陷入失道寡助的境地,捍卫台湾作为一个政治经济实体的“合法性”大大降低,从这方面来讲,大陆统一台湾的时机越来越成熟。

2.关于美国会是否介入的问题。美国向来是避免跟大国有正面冲突,二战以来,除了朝鲜战争,美国发动的所有战争都是跟中小国家打,美国一定会吸取朝鲜战争的教训,避免跟中国再次直接冲突。美国如果介入台海冲突,有可能将战争无限升级,中国是全球第二大军事力量,跟伊拉克、阿富汗这些小国不一样,有着大量高威力杀伤性武器,国力今非昔比的美国死不起这么多人,也花不起这么多钱,整个美国社会无法承担介入台海战争的成本。

很多人认为美国会协防台湾,也是高估台湾对美国的价值。台湾对美国并未太多军事意义和经济意义,它在美国战略大局中,只不过是制约中国一个棋子。但是美国丢掉台湾,并不意味着以后对中国无棋可打,它仍可以利用韩国、日本和菲律宾牵制中国,还可以变本加厉操纵西藏、新疆议题,干涉中国国家稳定。因此,丢掉台湾也是美国可以承受的损失。

3.关于台湾人心是否会归顺这个问题,我认为取决于是否能够搞好台湾的经济。基于两岸同属一个民族,台湾在大陆的管治下可以平顺实现经济发展,基层社会对大陆的抵触将是暂时的,台湾社会会形成新的国家和民族认同。

对于台湾政治和知识精英。笔者认为,台湾“外省”精英自然不在话下,而“独派”精英普遍具有很强政治投机性,只要能够做好收编,将他们妥善吸纳到台湾治理中,他们会放弃以前的态度立场。而决定一个社会意识形态的,最终是那些掌握道德和思想话语权的知识分子,如果能够保证台湾学术自由,知识分子也不会出现太大反弹。

所以,以台湾社会的政治性格来分析,如果大陆有一个理性、有度的管治方案,台湾社会不会出现太大反弹。台湾与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不一样,台湾主体居民是汉族,他们与大陆居民是高度同质化的文化群体,目前身份认同差异是政治宣传或管理分治导致的,这种认识差异会随着政治重新统一而消失。就像宋代幽云地区汉人会产生“辽人”的认同对宋朝没有祖国认同(?);金宋对立时;南北汉人也有认同差异,但是这种差异并不妨碍中国在重新统一时汉族人重新形成新的统一民族认同。

三、武力统一的最大风险来自国际制裁

武统的风险并不在台海本身,军事及管制的难度都不会太大。但是并不意味着武力统一是一个代价小,一劳永逸解决问题的方案,它的风险来自台海以外的外部世界。

美国虽然不会介入军事冲突,但必将会以此为契机发动对中国最严厉的制裁。由于大陆武力统一台湾,在西方话语体系下,可以被描述成为对一个民主政体的侵犯,因此,美国的制裁也会得到欧洲、日本、澳新等整个西方世界的响应。

有人认为西方的制裁并不可怕,挺过去就是了,其实这是低估了制裁的危害。我们可以参考俄罗斯收复克里米亚后所遭受的经济制裁产生的影响。俄罗斯在克里米亚的军事行动并没有受到西方的有力的(?),但是他们对俄罗斯实行了严厉的经济战,对俄罗斯进行了最严厉的经济制裁,制裁范围包括俄罗斯500家企业,以及近200个俄罗斯领导人及最知名企业家。

西方对关乎俄罗斯经济命脉的几乎所有有影响力企业都进行了制裁,包括俄罗斯石油公司、诺瓦泰克、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等七家最大能源公司,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外贸银行、国家开发银行等最大五家最大银行,俄罗斯联邦联合造船公司、俄罗斯技术公司、联合发动机公司等著名军工企业,这些企业占到全国GDP的70%左右。不仅西方国家和国际组织,苹果、谷歌、万事达、亚马逊、高盛等西方企业也对俄罗斯进行了严厉制裁。

受西方制裁影响,2014年?2020年七个年份中,俄罗斯GDP有四年是负增长,而增长率最高的2018年不过2.8%(世界银行统计数据)。俄罗斯金融秩序也崩溃,爆发了持续三年之久的金融危机,卢布对美元汇率在制裁前为1:33,下跌到2018年的1:69左右,克里米亚危机爆发半年后,从俄罗斯逃逸的资本就多达1100多亿美元。受此影响,俄罗斯的GDP总量一度下跌45%(2.28万亿美元到1.28万亿美元),今天俄罗斯GDP仍然只相当于西方制裁前的65%左右。

西方制裁对俄罗斯普通民众生活也产生普遍影响,为了缓解财政危机,俄罗斯国民养老金已被政府冻结七年,用来弥补财政亏空,今年又被延长到 2023 年底;2100万人月收入低于贫苦线10753卢布(约960人民币,仅相当于德国、法国贫困收入标准的十分之一),半数家庭负债。俄罗斯已经陷入普遍的停滞与困顿,可以说,最近七年是俄罗斯失去的七年,估计短期内俄罗斯经济也难恢复,完全走出制裁导致的影响,需要15-20年的时间,也就是浪费了一代人的机遇。

西方集体制裁某个国家,可以说实际上就是将这个国家从国际经济秩序中开除。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是可以过得了这一关的,遭受这种制裁的伊朗、朝鲜、俄罗斯都发生严重的经济问题。如果参照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模式,未来对中国的制裁应该是这样的:

1.制裁绝大数央企和国有银行,甚至全部中大型国企以及相关民企;2.金融制裁,比如冻结受制裁实体在西方的所有资产,禁止受制裁实体进入全球主要金融市场,禁止贸易人民币交易,封闭中国获取美元的通道;3.制订禁止对中国出口的技术产品的清单,凯发在线游戏,关乎中国国民经济关键命脉的技术及高科技产品进口将会被禁止。

很多人说,1950年朝鲜战争期间以及1990年前后西方也对我们进行过制裁,我们不是挺过来了吗?笔者觉得这不可同日而语。因为,当时的中国跟现在的中国参加经济全球化的程度是不一样的。即便是经过1980年代的改革开放,中国开始与外部世界产生联系之后,这种联系还是很有限的。1990年前后,中国对外贸易总额为1000亿美元上下,而对外贸易依存度为25%左右,而今天达到5.3万亿美元,成为全世界贸易总额最高的国家,对外贸易依存度一度超过60%。

今天的中国已经被深深地嵌在世界经济体系之中,如果西方重复对俄罗斯制裁的套路,将是对中国经济的全面打击,不堪承受之重。如果像俄罗斯那样,因为制裁带来一二十年的经济危机,那将错失中华民族复兴的最佳战略期,就变成是一个得不偿失的选择。

有些人认为(比如兔主席、胡锡进),中国不惧西方制裁,也可以对西方进行反制裁。这话本身是没有什么问题的,但是目前中国究竟有多少反制裁的能力,中国的反制裁能对西方产生什么杀伤性呢?我们目前对西方的反制裁只能是原料或中低端工业品方面的,而这方面西方短期可能受影响,但是很容易找到替代产地。

中国如果有能力进行有效的反制裁至少还需要三步战略要走:第一,突破西方技术瓶颈,占领产业链高端位置,让西方受制于中国的技术,而不是中国受制于西方的技术;第二,经济总量大大超过美国;第三,构建起中国主导的,可以与美国匹敌的贸易和金融势力范围。在满足这三项条件下,中国才可以底气十足对西方的反制裁,以目前的发展速度,我们做好这些事情至少需要20?30年时间,在此之前,武力统一都不是一个太保险的战略选择(外部情况突变,迫使我们采取武力的情况除外)。

基于以上分析,本文对台海问题的基本观点是:两岸实现以和平协商为基础的统一几率很渺茫,武力统一或以武力为后盾的兼并性统一,是大概率事件;中国大陆必须在捍卫领土和主权完整,以及民族复兴之间选择最佳时间平衡点,过早或过晚解决台湾问题都不好;解决台湾问题的主动权在中国大陆,越是这种情况,越应该消除急躁冒进,过早激怒西方,有可能根本损害民族复兴的前程。目前而言,大陆方面需要在军事、外交、统战等多层面做足预案,更重要的是做好经济社会的改革、发展,争取以最小的代价,实现国家的统一。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